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主页 > 信息公开 >

民政局也可以举行更浪漫的活动

2017-10-12 09:08      点击:
晨起,见窗外漫天雪花,甚喜。便决定走路上班,享受一下大雪中步行的惬意。
  
  走到大街上,但见路人行色匆匆,不少人向公交站台奔去。我觉得他们都是一些不懂浪漫的人。我王员外一直以来就喜欢在雪地里走路,如果再有个红颜知己相向而行,那岂不是天下一等美事!
  
  这样想着走着,突然脚下一滑,跌了个四脚朝天。好在周围没人注意,我马上一骨碌爬起来,拍打着身上沾着的雪花,心想好丢人。
  
  孩提时期,每次跌倒,首先就是裂开嘴先哭,然后看看母亲在不在身边。如果母亲在身边,一定会哭的更起劲,直到母亲把自己扶起来。那就是一种享受母爱的撒娇。
  民政局也可以举行更浪漫的活动
  母亲去世后,我再不敢撒娇了,因为再没有人像母亲那样供我撒娇,即使跌个鼻青眼肿,也只有独自站起来继续前行。前方的路再凄迷,也须鼓足勇气走下去。
  
  如果母亲还活着,也正好在我身边,我一定不会马上爬起来,我一定会说:妈妈!把我拉起了!
  
  一个失去母亲的人,无论他活的多么风光,心里一定有暗伤,多愁善感的人尤甚。
  
  摔了一跤,我走路变得分外小心起来。一路上也看到了几个滑倒的人,心里有些释然:人活着谁都可能跌跤的,不要跌得太重就是万幸了……
  
  半个小时后,走到区政府大门口。一个在区委当付秘书长的朋友也正好迎面走来,他向我摆摆手。我急走几步,想和人家握个手。谁知刚走到他身边,脚下又一滑,几乎下跪。朋友连忙扶住我开玩笑说:王员外有什么冤情值得如此?
  
  我心里有些尴尬起来,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溜须拍马的小人,见了当官的就腿软。于是,我也开玩笑说:巴结秘书长大人,谋个一官半职,不行吗?
  
  其实,我王员外一生刚正不阿,从没有巴结过任何一个人(老婆除外)。以后已是残年剩岁,更是谁也不去在乎。(老婆除外)
  
  一路上跌了两回跤,到了自己办公室门口,脚下又是一滑,一屁股蹲在地上。
  
  楼道的地板砖被他人踩过留下雪迹,比外面的马路更滑。
  
  这下我王员外的脸丢大了,两个女同事见状哈哈大笑起来,她们说:你回办公室椅子上坐吧,坐在门口干嘛?和谁生气?
  
  我当时十分沮丧,不光是她们的嘲笑。怎么一早上能跌三跤?莫非我真的老了?失去平衡了?小脑不听指挥了?与其爬起来又跌倒,还不如不起来!我真想在办公室门口一直坐下去。
  
  本来想在雪天走路,好好浪漫一把,没想到连摔倒三次,不过,并没伤筋动骨,连疼的感觉也没有。
  
  看来,我王员外体质挺不错的,没有摔成个嘚瑟。
  
  中午朋友请喝酒,喝了个酩酊大醉。睡了一下午,睡多了,晚上睡不着了,是为记!
  
  明天要不要继续浪漫一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