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你的位置:主页 > 民政简介 >

这不是属于深圳民政的美丽青春

2017-10-11 09:29      点击:
秋风起了,白露为霜。
  
  小区绿地里各种花卉依旧争奇斗艳,哪些移植过来的风景树颜色开始深暗起来,有一种叫不出名字的小灌木的叶子黄得有些萎靡。据说这个小区是附近比较高档的小区,也无非是载了草坪和树木,盖了些小木屋,铺了些曲径幽道,挖了两个池塘,添置了一些健身器材和儿童游乐设施,有几个小乐池。物业费每月每户交200元,对于这个经济欠发达的内陆三线城市来讲,费用自然不低。刚住进来的时候还有几分新奇,不到一年便有些熟视无睹了。每天买菜、做饭、睡觉,间或翻两页书,如此而已。熟人很少,且不喜应酬,日子过得就有些寂寞起来。早上,小区的广场上,大姐大嫂们跳着广场舞,腰杆扭扭,屁股扭扭,大部分像是木偶,舞姿好看的不多;傍晚时分,广场上是一群退休老头子的天地,他们像一群栖息在此的白头翁,叽叽喳喳让个不停。他们都关心国家大事和国际大事,他们彼此之间常常为一个宏大的事件争得面红耳赤。从美洲到亚洲,从奥巴马到安培,从南海到菲律宾……他们普遍有国际视野,忧国忧民。年轻人都干什么去了?除上班以外,大部分都去了麻将馆。
  这不是属于深圳民政的美丽青春
  对于我这个将老未老,少小离家老大回的人来说,似乎没有个合适的群体容纳。据说,不远处有个文化活动中心,不少退休的半老不老人在那里画画或写书法。我是比较喜欢那种生活方式的,可是自己一无所长,不敢去献丑。我从没写过毛笔字,写出的书法能把人吓死,画画也是外行,只画过一张速写,画得是一头拱食的猪。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,是在一个什么联欢会的场合上用钢笔随便画出来的,当时市里的一个老画家还夸了我一番,说我有线条感,基础不错,我听了有些腾云驾雾的飘然感。当天我拿回家给老婆看,她撇撇嘴说:我看像一张自画像。
  
  这便是我画画的优胜记略,此后再不敢画自画像了。
  
  什么爱好也没有是不被人待见的,让人觉得你很寡淡无趣,朋友自然很少。年轻时容易自闭患抑郁症,而暮年则很容易患老年痴呆症。离这个小区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区,自去年以来已发生了五连跳,有五个四五十岁的男女跳楼自杀。据小区人讲,这几个人都是性格不开朗的人,有抑郁症嫌疑。表面上看,有的是因病不堪忍受,有的是因为贫穷,有的是因为家庭破裂,有个是因为子女不听话等等,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性格孤僻自闭问题所致。
  
  物以类聚,人与群分,每个人都应该在生活中有个小圈子才好,哪怕臭味相投也罢,在寂寞如夜的光阴里有诉说的地方。
  
  那么我生活中的小圈子是那类人呢?在同事和朋友的眼光中,我应该在文学圈里。事实上,我虽然喜好文字,却不喜欢与所谓的文人为友。他们不是太酸就是太傲。酸的时候叫你吐酸水,傲的时候叫你想使劲锤死他。
  
  麻友酒友都不是我所爱,举目四望,觉得自己简直是个不合群的另类。没办法,只好以书为友了。
  
  真无聊!
  
  其实,谈恋爱倒是挺有意思的,不过她属于美丽的青春。